時拾史事 / 待分類 / 古代妓女都是從哪兒來的?為什麼“下海”?

分享

   
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古代妓女都是從哪兒來的?為什麼“下海”?

2020-05-27  時拾史事

最近一段時間,蘇有朋版的《倚天屠龍記》又火了一把。這麼多年過去了,它還是辣麼精彩、辣麼好看。其中有個情節妙趣橫生:滅絕師太臨終前,要求周芷若發毒誓:

小周啊,你絕對不能和魔教教主張無忌結婚。若違背誓言,生下了孩子,男的代代為奴,女的世世為娼。

周芷若不敢違背師命,只好接受。被用來發毒誓,可見妓女和奴隸一樣,並不是一個令人羨慕的職業。稍微有點出路的人,都不會幹這行。為什麼呢?

首先是社會地位低,大多數妓女只是客人眼裏的玩物,並不是一個正常人;官府也不認可她們的地位,元朝時,“八娼九儒十丐”,知識分子的社會地位竟然不如妓女,引發陣陣吐槽,因為妓女地位低是正常的,知識分子低是不正常的。

其次是難以長久,年輕的時候顏值高,精力旺盛,可以度日,年老色衰了,無人問津,靠什麼維持生計呢?要知道,這可是一個看臉的行當。從良?有幾個老實人願意接盤?升級做老鴇?錢又從哪裏來?要知道,老鴇可不是誰都能幹的。

第三是不夠體面,總是接待客人、賠笑臉,賣藝也就罷了,有時還要出賣尊嚴、身體,忍受顧客的種種無理取鬧,這與社會主流的倫理道德是背離的。

《紅梨記》北宋時期才子趙汝舟與妓女謝素秋的離合故事

晚唐時期,江淮名妓徐月英寫了首《敍懷》詩,裏面説:“雖然日逐笙歌樂,長羨荊釵與布裙”。儘管每天的生活看起來很瀟灑、很熱鬧,許多有頭有臉的嫖客慕名而來,打賞了許多禮物錢財,可徐月英還是喜歡普通人穿的“荊釵與布裙”,嚮往普通良家女子的生活。

嫖客人數再多,地位再高,禮物再昂貴,也只是花錢圖一時之樂,將她們視為玩物,並不是真心對待。

明神宗萬曆年間,文人謝肇看見妓女們“終日倚門獻笑,賣淫為活”,不禁產生“生計至此,亦可憐矣”的悲憫。

既然如此,古代的妓女們為什麼還要從事這個行業呢?她們當初是怎麼入行的?

因為犯罪


發象房,配象奴,不辱自盡,胡閏妻女發教坊為娼,此亙古所無之事也。追誦火龍鐵騎之章,以為嘆息。

——餘懷·《板橋雜記》

嘉慶十八年,天理教徒攻打紫禁城,遠在承德的嘉慶皇帝感慨道:“從來未有事,竟出大清朝”。明朝末年,知識分子餘懷在他的著作《板橋雜記》中也提到一件“從來未有事”,那就是把罪臣的女眷罰為娼妓

建文末年,燕王朱棣率領大軍攻破南京,登基稱帝,可那些建文舊臣並不買賬。為了樹立威望,震懾反對派,朱棣對他們進行了嚴厲處罰,其中就包括胡閏。

當時胡閏已經六十多歲了,面聖時,竟然穿着孝服,以紀念朱允炆,這可是公開與朱棣作對。於是朱棣把他處死,並將胡閏的老婆、兩個已經出嫁的女兒,都嫁給象奴。象奴就是專門訓象的飼養員,地位很低,常常受人白眼,你們就嫁給他吧。

胡閏的小女兒,送到官方開的妓院上班,胡小姐不願意被人凌辱,主動毀容,幾十年後,她被朝廷赦免了,迴歸鄉里,家貧難繼,鄉人仍然稱她為忠臣之女,願意接濟她。

靖難時,山東布政使鐵鉉抵抗燕軍、誓死不從,等朱棣登基了,就把他凌遲處死。女性家人都送往妓院,二十多年後,明仁宗上台了,兩個女兒才放出來嫁人。

齊泰、黃子澄,都是朱允炆削藩的得力干將,成祖即位後,又不肯屈服,日子當然不好過了。永樂十一年正月十一日,鄧誠向朱棣彙報:齊泰的姐姐、黃子澄的妹妹,每天都被二十多個男人光顧,因此懷有身孕,誕下了兩個孩子,第一個是女兒,已經三歲了;第二個是男孩,今年除夕剛生下來。朱棣聽了很高興,説等那個女兒長大了,又可以做妓女,賺其他男人的錢,簡直是搖錢樹

影視劇中黃子澄

還有一個叫茅大芳的官員,妻子發配妓院後,不幸病故,朱棣下令:“抬去門外,著狗吃了”。

對待這些敵人的親屬,朱棣完全可以把他們送上刑場,直接砍頭,但他沒有這樣做,而是選擇了另外一種方式:折磨,讓你生不如死。這樣既懲罰了反對派,又能殺雞儆猴,為其他人敲響警鐘。看到沒有!和朕作對,就是這個下場!哪個做官的,願意老婆、女兒到妓院裏接客呀!

朱棣的手段越毒辣,震懾效果越強,對他的統治越有利。出身官宦家庭的女人,平時過着養尊處優、衣食不愁的生活,往往氣度不凡、知禮數、有才藝,一旦淪落風塵,有很高的機率成為名妓,或者嫖客優先選擇的對象。

因為貧窮

在姑蘇城郊的虎丘,有一處景點叫“真娘墓”。遠遠望去,似乎是個涼亭,走近一看,沒想到是座香冢。

真娘何許人也?唐時吳中名妓,自幼父母雙亡,無依無靠,遂流落青樓。她天資聰穎,琴棋書畫,無所不通,且是個清倌人,賣藝不賣身。

某日,一位嫖客被真孃的才華深深吸引,花重金買通假母,一定要在真娘房中過夜。真娘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,不願受辱,便自盡了。詩人白居易曾來到虎丘,憑弔這位不幸的才女:

真娘墓,虎丘道。

不認真娘鏡中面,惟見真娘墓頭草。

霜摧桃李風折蓮,真娘死時猶少年。

脂膚荑手不牢固,世間尤物難留連。

難留連,易銷歇。

塞北花,江南雪

真娘墓

距離蘇州不遠的揚州,明清年間,曾經有一個羣體非常知名,那就是揚州瘦馬。

瘦馬名馬,而非馬,實際上是富有才情的美女。當時揚州城是長江與運河的交匯點,往來商販絡繹不絕。於是就有人從貧民家裏買來女童,進行培養,假以時日,賣給那些富商巨賈作小老婆,賺取中間差價。

趙翼《陔餘叢考·養瘦馬》:“揚州人養處女賣人作妾,俗謂之養瘦馬。其義不詳。白香山詩云:'莫養瘦馬駒,莫教小妓女,後事在目前,不信君記取:馬肥快行走,妓長能歌舞,三年五年間,已聞換一主。'宋漫堂引之,以為養瘦馬之説本此。”

很多貧窮人家生下了小孩,沒有足夠的經濟實力養活,就留下兒子,把女兒賣出去,增加收入的同時,減輕家裏負擔。經過幾年訓練,這些女孩逐漸長大,正逢二八之年,可謂風姿綽約,舉止優雅,加之身懷技藝,自然價格倍增。那些商人常年在外打拼,工作壓力大,原配不在身邊,就會出價購買瘦馬。

但也不是每個瘦馬都能賣出去,有些實在是沒人要,總不能爛在手裏吧。就打折賣給妓院,多多少少也能換些銀兩。(相關文章:揚州瘦馬不是馬,竟然是高價出售的美女?

明朝末年,秦淮有位名妓叫董小宛,他的父親是位私塾先生,家裏本來不算富裕,後來父親病逝了,經濟負擔更加沉重。為了討生活,董小宛不得已當了妓女,沒想到卻一舉成為名妓。

在妓女這個行業,無論真娘還是董小宛,已經很幸運了。因為和同行比,至少有一技之長。而底層的那些窯姐,什麼都不會,古時稱之為暗門子、流鶯、私娼者,只能出賣自己的身體。經濟收入低、“工作”辛苦,嫖客的素質也差。為了謀生,實在沒辦法。

貧窮人人都厭惡,造成貧窮的原因很多,比如疾病、戰亂、自然災害等等,多因一果,殊途同歸。

因為邪念

唐朝末年,《北里志》的作者孫棨邂逅了一位妓女,叫王福娘。福孃的假母王團兒,手下有三位出色的“女兒”,老大叫小潤,老三叫小福,老二就是這位福娘小姐了。

孫棨是位讀書人,平時學習學累了,就和同學一起,找福娘、小福飲酒作樂,吟詩聽曲,好不快活。

可能是日久生情的緣故吧,王福娘漸漸喜歡上了文采過人的孫棨,以為歡場中也能生出點真感情,希望他能為自己贖身:公子如果有意的話,一二百金就OK了!人家真的不貴嘛!

《妖貓傳》中的唐朝妓院

風塵女子主動投懷送抱,孫棨接受嗎?那當然是 ,十分感動,然後拒絕了。一個走仕途的人,怎麼能和青樓女子在一起呢?大家一起開開心心的不好嗎?非要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,贖回家裏,人家會怎麼看他?以後考取功名,也會被人議論私德,怎麼平步青雲呢?

過了一段時間,福娘就被別人買走了。

多年後,每當與朋友聊起此事,孫棨都頗為感慨。少年時代,他曾經拒絕了一位姑娘的好意。如果當初同意了,人生會不會少些遺憾。

回想福孃的身世,孫棨也感到悲哀。她原本是解梁城裏,一户普通人家的女兒,有一天家中來了客人,是個當官的,給父母送了彩禮,想要迎娶福娘。家長見男方有點地位,禮物也還不錯,就把女兒嫁了出去。沒想到夫妻二人剛到長安,丈夫就把福娘賣到了妓院,得了不少好處。

後來家裏也有兄弟找上門來,想把福娘營救出去。可青樓這行,水深的很,盤根錯節,一個平常百姓,哪裏有救人的實力。於是福娘給了兄弟一筆錢,讓他回家,千萬不要做傻事。兄妹二人就此永別。

我國著名畫家潘玉良,早年也有被賣妓院的經歷。

畫家潘玉良

她小時候喪父喪母,是舅舅帶大的。沒想到十四歲那年,被狠心的舅舅賣到了妓院作雛妓。後來幸好遇上了貴人,要是當一輩子妓女,恐怕也沒有後來的藝術成就了。

買賣人口,逼良為娼,當時的社會就是這樣殘酷,很多人為了利益,什麼錢都敢賺。平常百姓家裏的女子,沒有什麼背景,手無縛雞之力,只能被動地走入妓院,成為嫖客手裏的玩具。雖然很多法律明令禁止買良為娼,可類似的事情還是屢見不鮮。

因為出身

What?妓女這行難道還有繼承家業的?是的,的確有很多。

因為母親就是幹這行的,對裏面的潛規則、盈利模式都有很深的理解了,再讓女兒做,至少有經驗可循。你讓她幹其他職業吧,她也不會。找個老實人嫁了,婚姻講究門當户對,你這家庭背景也説不出口。男方問:你家做什麼的?答:我家開妓院的!誰聽了,心裏都得咯噔一下。

妓院的老闆是老鴇,又稱假母,一個“假”字,道出了雙方關係的實質。對於假母來説,妓女是她們的屬下,也是掙錢的工具。遇到那些粗鄙的客人,縱使心裏有一萬個不樂意,也得強顏歡笑地去接客,顧客是上帝、是衣食父母呀!

潘虹版的杜十娘,離開妓院交了一大筆錢▽

可是,如果假母就是親生母親,情況就要好很多了。自己的女兒,無論如何都得照顧一下,遇上女兒喜歡的客人,允許客人多待一段時間,不用額外交錢。遇上那種素質低下的,可以免予接待。

妓女想要從良,必須繳納贖身費,要是一般妓女,肯定會被老鴇狠狠地敲上一筆,你走了,老孃靠什麼賺錢,“孃兒愛俏,鴇兒愛鈔”嘛!

若是親生女兒,肯定交不了多少了,遇上上等的恩客,沒準還倒貼呢。

還有一些妓女因為是官妓,就得不斷地世襲,難以擺脱類似的身份,真正成為了一門祖傳的“手藝”,在父母的教育下,她們學習相關技藝,最後紅極一時、名利雙收。她們只能不斷重複父母的經歷,沒有贖身的機會,一輩子在教坊中沉淪。

這些人的祖先是如何成為官妓的?之前提到的犯罪就是原因之一,因為和統治階層對着幹,失敗後,家人被送到教坊,當了官妓;王朝更替也是原因之一,明朝建立後,那些流落在中原的蒙古人被政府安排為官妓。女的世世為娼,在這批人身上,可真的應驗了。

妓院

當然,還有些人是主動要當妓女的,沒有客觀原因。這些女性從小沒有接受好的教育,以為這種方法賺錢更快、更舒服,不用學習也能獲得一定收益,甚至羨慕妓女時尚的妝容,漂亮的衣裳,鬼迷心竅就進了火坑,自以為得趣,直到年華老去,才發現自己已經無法謀生。

朽木不可雕,有什麼辦法呢。

END

本賬號系網易新聞·網易號“各有態度”簽約賬號

作者高成,一個熱愛歷史的孤寡“老人”,喜歡創新,擅長搞怪。今日頭條ID:麥園居士

點擊圖片閲讀文章

江湖上的傳説:趙匡胤

青樓就是妓院?別被電視劇騙了

英國呼喚社會主義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