浩然文史 / 待分類 / 為什麼日本熱衷侵略?因為日本軍部是獨立...

分享

   

【新世代集運收費】為什麼日本熱衷侵略?因為日本軍部是獨立的,軍令不需要政府同意

2021-05-22  浩然文史

明治天皇

近代日本宣傳軍隊絕對忠於天皇,是天皇的忠誠壁壘,但1878年的竹橋事件,直接推翻了此説法。竹橋事件使明治元老意識到了軍隊問題的嚴重,他們遂致力於將軍隊脱離政治,努力將其塑造成只聽命於天皇的絕對中立勢力。這就是近代日本熱衷侵略的根源之一——統帥權獨立的直接來源。

一、軍政一元化

1868年明治維新開始,日本各方面開始學習西方,軍制上,陸軍學習法國,仿照法國部隊編制,此時軍政、軍令一元化,統一由政府下的陸軍省管理。因為此時的明治政府鑑於幾百年的武家政局,生怕武士(或稱軍人)再來“下克上”,所以他們竭力阻礙軍人介入政權。

日本武士

明治政府的內大臣巖倉具視是反對軍人介入政治的代表。因為巖倉旅過歐,他見到列強的軍隊都是在政府的控制下,所以極力主張軍人不得干預政治。在巖倉支持下,明治政府的喉舌、御用文人福地源一郎在《日日新聞》上寫了社論:“不干預政治乃是陸海軍人之本分,不懷念政治思想乃軍人之大義。吾國軍人政治,上下七百年,以至於維新之後,數度蒙受其禍害。”這段話要放到昭和前期,福地源一郎一定得上暗殺名單。但放在剛維新後和19世紀70年代前期的日本,福地成了社會偶像,受到一致好評。

巖倉具視

二、叛亂的刺激

到了1874年,日本爆發了佐賀之亂。其實佐賀之亂髮生的原因很簡單,1872年,日本進行了廢藩置縣改革,這引發了舊勢力的反對,因為廢藩置縣就意味着自己失去了現有封地,封建藩國制將變為政府的流官,而伴隨廢藩置縣,舊武士坐而食祿的權利也即將消失。1873年,為了緩和國內矛盾,明治政府內產生衝突,以西鄉隆盛、江藤新平為代表主張無腦侵韓,但巖倉、大久保利通等人主張發展經濟。結果大久保、巖倉聯合天皇的宮內近臣發動了明治六年政變,將主張無腦侵韓的西鄉、江藤等600人踢出政局。

西鄉隆盛

江藤1873年12月回到老家佐賀,回去之後,越想越氣,終於組織起了徵韓黨和憂國黨,專門鼓吹侵朝,抨擊政府軟弱。1874年2月1日,以江藤為首,以佐賀為基地,2000名士族掀起叛亂,16日攻佔了佐賀縣政府,明治政府軍18日才鎮壓了叛亂。乍看起來短短18天的叛亂被輕易鎮壓了,但明治元老可不這麼想。他們的關注點就是2000人叛亂,政府沒在第一時間鎮壓,而是到了縣政府淪陷後才出兵,這就是政府的失策。所以必須要改變政軍一體化的弊端,將軍事交給專門的軍事人員。

江藤新平

三、竹橋事件

1874年2月,鑑於鎮壓佐賀之亂的失策,在明治元老策劃下,在陸軍省下設置參謀局負責軍令問題,這個參謀局名為陸軍下設機關,但實際是“外局”,即不和陸軍省一個辦公樓,它有獨立的單位機關。這就給軍權獨立埋下了伏筆。但軍權還是被牢牢掌握在文官手中。

好巧不巧,1877年又發生了明治維新戊辰戰爭後最大的內戰——西南戰爭。叛亂的藉口還是老一套。政府不侵朝,且明治政府公佈了秩祿處分,即贖買武士坐而食祿的特權,發給他們基金,讓他們自謀生計。但武士除了打仗什麼也不會幹,結果基金被資本家套去,武士面臨餓死的局面。

這次叛亂的頭目是維新三傑之一的西鄉隆盛。這次叛亂持續了7個月,叛亂範圍幾乎波及全九州。西南戰爭中,負責鎮壓的最高指揮官依舊是文官,武官屬於輔佐地位,大致可以理解為宋代軍制模式。但文官指揮混亂,只因西鄉的復古叛亂不得民心,最後經過幾番周折,政府才算勉強鎮壓。

西南戰爭結束後的1878年,明治政府借戰勝之餘威,加緊推行秩祿處分和四民平等,進一步奪取了武士稱姓帶刀、殺人免死權。但是政府對參加西南戰爭的士兵獎勵不足,這些士兵都是舊藩兵改編而來,在他們的觀念中,武士為主人效死,主人賞賜武士是慣例,現在突然不給獎勵了,這讓他們一時接受不了。這種思想就在他們中間萌發,就在這年,參加過西南戰爭的禁衞軍,駐守東京皇宮附近的竹橋的炮兵大隊250人叛亂。這被日本史學家纐纈厚稱為“建軍後最大的叛亂”。

四、竹橋事件引發的麻煩

竹橋兵變雖然被鎮壓了,但影響極大。山縣有朋對此深感恐懼,生怕明治政府支柱之一的軍隊不穩,恰在此時,山縣的愛徒桂太郎從德國歸來,桂太郎馬上提出了學習德國軍制,軍權獨立,加強軍隊建設,他的建議山縣深表贊同。當年12月,陸軍參謀局徹底獨立,稱“參謀本部”,成為天皇直屬機構。山縣為首任參謀本部總長。

山縣有朋

你要問叛亂和軍權獨立有什麼關係?在山縣等人看來,竹橋叛亂表面上看是因為軍隊待遇問題,實際上是配合着自由民權運動,是資本主義思想的毒瘤進入了軍隊之中。當時日本正在流行自由民權運動,資本家也以待遇問題為藉口,實際要謀求的是政治權利。山縣等人依次類推,軍隊表面上也是要待遇,實際就是要資本主義化,但明治政府是個半封建政府,其半封建的支柱就是軍隊,一旦軍隊都資本主義化了,那明治政府也就完蛋了。所以要堅決防止資本主義思想進入軍隊,為此必須先將軍隊脱離資本主義化的政治領域,這就成了參謀本部設立的最初原因,也是軍權脱離政治控制的實質性一步。

日本陸軍

此後日本在軍權獨立道路上越滑越遠。1885年明治體制大改革,明治政體改為內閣制,其《內閣權限》明確寫着“軍機事項參謀本部直接上奏”。

到了1889年的《日本憲法》第11條規定“天皇統帥海陸軍”,伊藤博文的《憲法義解》説:這條規定表明統帥兵馬之至尊權,專屬於帷幄大權,無需議會干涉。這就從憲法角度明確了軍權獨立。至此,從陸軍角度來看,軍隊已經完全脱離了政府擺控,成了和政府並列的一大機關,到1912年前後,他們終於自稱軍部。

需要指明,因為海軍學英國,所以雖然海軍也有軍令部,但其獨立性不如陸軍,而且海軍大臣控制着地方鎮守府司令官的任命和海軍編纂,所以很大程度上海軍大臣和海軍省的地位要高於軍令部,海軍總長遇事都要和海軍大臣商議。直到倫敦裁軍會議的1930年,在陸軍忽悠和支持下,海軍軍令部才凌駕於海軍省之上。

海軍高官

文史君説

軍權的獨立(正式詞語是“統帥權獨立”),被認為是日本軍國主義的制度基礎,軍部可以憑藉軍權的獨立,繞過內閣,徑直向天皇告狀,或通過拒絕提供陸海軍大臣的人選,逼迫內閣接受自己的意願。從以後的歷史來看,九一八事變無疑是日本軍權獨立之危害的最標緻性事件,地方軍隊暴走,中央軍部和地方高層暗通款曲默默支持,逼迫政府事後承認。而軍部的藉口就是軍令事項無需政府意見。如此可見軍權獨立對日本軍國主義的促進。

參考文獻

松下芳男:《明治軍制史論》,有斐閣,1956年。

藤田嗣雄:《明治軍制》,信山出版株式會社,1992年。

(作者:浩然文史·紫橘)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